[花都紀行] 啟程

[ 2010/10/03 11:07 | by 3daysRain ]
2000年2月15日,我順利地搭上經香港、倫敦轉機的航班前往巴黎。

如果這件事有上面那一行字那麼簡單就好了.....

出發前幾週,忙著訂機位、確認航班,然後是準備財力證明、買匯票、申請學生簽證、申辦國際學生證、換發國際駕照、申請役男出國許可.....10年前的網路資訊尚不若今日發達,許多事只能設法自己去問、去解決,尤其是我這隻不想讓旅行社賺一筆的鐵公雞。

「這只不過是未來半年異地生涯的前奏曲,小菜一碟罷了。」我心中總是這樣想著。「如果連在自己的國家都不知道怎麼解決問題,到了語言不通文化不同的外國怎麼辦?」
多虧這個想法,讓我在那個時候又長大了那麼一點點。

搭機的前一晚,我困在整理行李的惡夢中,整夜沒睡。

終於到了啟程的這一天,一切都安然就緒。帶著爹娘當年創業時隨行的三和牌人造皮旅行箱和一個220V的大同電鍋,我出發了。老爹用童軍繩在旅行箱外打了一個漂亮的結,以免旅行箱在運送的過程中爆開;大同電鍋則固定在原本包裝的紙箱裡,同樣用繩子纏了一圈。

然後托運行李一如預期地超重了,好像40公斤的樣子吧.....
(註:行李限重25公斤)



過境香港後,往倫敦的班機上,我向空服員要了兩份餐,然後在吃飽喝足後安心進入夢鄉(對不起了小黑空少,我知道要去哪裡生出多一份餐讓你有點為難,但你的表情也太老實了吧...)。



經歷了兩次轉機,2000年2月16日,提著個大皮箱(和一個大同電鍋)的我,正式踏上巴黎的土地。

我至今仍忘不了那個旅行箱,雖然它弱小的輪子在抵達巴黎的那一刻就爆開害我提得半死,但厚實的人造皮仍撐過了飛行途中不人道的對待。另外,旅行箱的確爆了 (拉鍊沒壞,只是脫牙了),童軍繩幫助我在巴黎寒冷的冬天仍然可以有足夠的衣服穿,不過當爆漿的旅行箱滑出行李輸送帶時我還是不爭氣地笑了。

只能說老爹英明。



在誇讚了行李箱上的結和內行的大同電鍋後,王老恭喜了我們,因為這年巴黎所下的第一天雪,就這麼剛好被我們給碰上了。



生活 » 花都紀行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13444)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