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去成大聽了場演講,由自由建築人毛森江先生主講,題目是「毛森江の建築仕事」。
毛先生的熱情讓我熱血沸騰,即使是演講之後依然不能自己。
關於毛先生的經歷我就不用多提,有興趣可以google一下;這篇主要講講我的感想。



基本上我很佩服毛先生,也尊敬他,特別是今天演講中傳達的兩件事:

1.對單一事物的執著與認真
以一個未曾受過正規建築教育的中輟學生而言,對於自身建築見解的堅持,造就今日的毛森江。

2.不預設限制的思想
其實今天有位大老一直想請毛先生談談他在做設計或營造相關的「禁忌」,而毛先生只是一直很含蓄的表示他不會一開始就為自己設下限制。我只能說這是大老那一輩的建築人永遠無法瞭解的.....



當然,好話說完了,來說說壞話。
這些壞話不見得是針對毛先生,其實大部分可以說是我的自省、以及對台灣建築環境的質疑。



首先,演講還沒開始,我就在想,為什麼近年來嶄露頭角的台灣建築工作者,很多都是「非建築師」?
(「非建築師」意指「沒有台灣建築師執照的建築從業者」,沒有任何褒貶之意)
而且這些「非建築師」們的設計表現甚至凌駕大多數的建築師們?

我個人的答案只有兩個。
一個是台灣建築教育制度存在著非常大的問題。
另一個就是台灣的建築師專業認證制度(考試)與實務工作差距太大。

我覺得兩個答案都脫不了關係,但兩者卻傳達相同的意義:台灣官方認證的建築專業 ≠ 真正的專業。



再來,演講開始沒多久,毛先生就提到其中有些案子做到虧了500萬元,但他為了理想還是堅持做完。
其實不只是他,就連今年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得主Peter Zumthor先生也一樣,幾年前在德國柏林的暴政地形(Topographie des Terrors)就因堅持實驗性工法,導致預算不斷增加,遭到柏林市政府拔除競圖首獎資格並拆毀建造一半的結構體。

我想問的是,難道我們這些建築工作者們對於施工經費的掌控真的如此無能嗎?
是前期設計過程中預算抓錯?還是在理想的堅持下可以不把金錢放在眼裡?

業主在有限的預算下有無限的要求是比較能夠被理解的,就想女人的衣櫥永遠少一件衣服一樣。
但建築工作者的工作之一不就是該在有限預算中將自己的構想付諸實現?

如果作品的比較可以不考慮預算的執行與控制能力,那就像許多建築作品帶著一堆違建參加比賽一樣可笑。
(可以笑大聲一點,因為事實上有許多建築作品在評審過程中完全忽視法規的限制,還能得獎...)

我只想說,立足點不一的作品去比較設計水準不僅無意義,而且可笑又可悲。



最後,看完毛先生的作品,我只能說他的確承襲了安藤忠雄的設計思維。最明顯的就是建築物完全被圍牆包覆,而在圍牆中重新塑造屬於自己的庭園景象。這是一種完全排外、自我封閉、出世的設計哲學,沒什麼不好(說實話我還蠻欣賞的);但如果可以選擇,我還是希望能夠從入世的角度去看建築設計.....



基本上我認為毛森江先生的設計能力極強、營造工法的研究與執行能力也不同凡響,雖然我對他的某些想法並不認同(例如他認為建築物應該是永恆存在、50年不變的),但這並無損我對他的欣賞與佩服。

最後我還是再強調一次,我前面提出的看法並非是針對毛先生的批判,比較可以說是我的自省、以及對台灣建築環境的質疑。



以上
2009.04.15

建築 | 評論(6) | 引用(0) | 閱讀(9420)
Homepage
2010/06/04 14:34
恩..混擬土不是綠建材..日漸增多的仿清水實在讓人憂心..
3daysRain 回覆於 2010/07/25 10:59
也許混凝土的減量是可以進行的下一步,不過傳統積習實在很難改變.....

我想只能靠各位建築同業者(包括我)的努力吧~
路倫
2009/04/29 00:23
嘿啦~就是那個意思啦
打半天還打不出來要表達的意思我...

"好..好...(摸頭)"
"這次比較有誠意一點了,打了3行"

啊哈哈哈~
站長好有趣喔xd
3daysRain 回覆於 2009/04/30 23:22
好說好說,嘿哈哈~shy
Pedro H.
2009/04/17 10:10
Rain,

我把你提到毛先生的文句去除讀這篇文章。 :)

即便歐洲先進的建築教育與continuous education上的宣導,還是會導致建築師對預算執行產生盲點,你對建築教育和實務的質疑言簡意賅。

回頭看看我們的周邊,在工作環境中的同事們,好像所謂的設計是正面表列:顏色、造型、空間趣味性;一些無法客觀量化的元素,除此以外就是不關己事,但是「設計」一詞是僅僅意味著產生炫目的圖面而已嗎?或是寫些別人看不懂的詞藻呢?

回來台灣的這幾年,終於也能深刻體會 "Birds of a feather block together." 的真義,有什麼樣的業主就有什麼樣子的建築師、有什麼樣子的建築師就有什麼樣的業主。
3daysRain 回覆於 2009/04/26 22:39
謝兄,謝謝認真讀我的文章xd
這篇文章本來就不是針對毛先生,只是碰巧有感而發

不找機會跟你把酒言歡一下會覺得對不起自己~
有朝一日當我們有機會改變時,可要彼此提醒千萬別忘記此時的熱血!
Marco
2009/04/17 08:46
給路人

您的質疑應該要對大多數國家的建築師考試說才是耶
呵呵
3daysRain 回覆於 2009/04/26 22:32
這次比較有誠意一點了,打了3行xd
88
2009/04/17 02:25
好的建築應該融入環境之中
由裡而外
型隨機能而生
才能不設限去思考問題

好的建築不一定是「建築師」才能創造的
建築師如果只是設限於執照考試
我想會抹煞許多建築人的努力
不過  考試只是個基本門檻而已  不要介意太多

毛先生確實是優秀的設計者
不過
太重視工法與構造形式〈清水混凝土〉並不能算是不設限的設計
也不能為封閉塑景而設限開窗方式
3daysRain 回覆於 2009/04/26 22:31
您說得對,正所謂「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感覺88桑對建築的認知與劣者頗接近!
不過套句我朋友的話:「由內而外做建築,辛苦的是設計者」
看來我們註定要辛苦一點啦~

至於建築師資格,我也覺得只是個門檻,跨過門檻才是開始
當然像我這種還在門外的就只能吠一吠

xd
路人
2009/04/16 23:44
我是覺得台灣考試資格好奇怪
為什麼設計學分一定要建築系修習才可以?
不瞭解這個科目為何資格特別嚴格...

我想這位毛先生的永恆存在、50年不變
大概是指作品就是要經典
過了很久看還是一樣好看的意思...
大概吧...shy
3daysRain 回覆於 2009/04/26 22:27
嚴格是希望所有考生都有相當程度的建築認知
當然這是基本條件,特例的部份應有相關配套予以認證
只不過「配套」這兩個字在台灣通常只存在在嘴邊或報紙上

依照我當天聽演講的感覺,我想毛先生追求的應該是50年如一日,不隨時間老化
當然因為混凝土本身不環保,如果能夠做一次撐久一點也是功德一件~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